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吗

2019-12-10 15:50:51

是。大S和唐嫣,同时身着淡蓝色衣裙出席活动。大S被网友们嘲“又粗又壮”。大S出席活动/视觉中国评论里用词恶劣。网友评论中的嘲讽/微博这波嘲讽,自然招来“护妻狂魔”汪小菲的回应。汪小菲发博力挺大S/微博人们仿佛最严谨的裁缝,在一丝一毫地比量着女性的尺寸。从反手摸肚脐到锁骨放硬币,再到手拿A4纸展现纤细腰身,审美的严苛,让“不达标”的人,仿佛失去了整个世界。1镜子和磅秤取代了戒尺陈规贾玲,多年喜剧形象深入人心。最近被送上热搜,不是有了新作品,而是因网传机场暴瘦照。网传贾玲暴瘦现身机场/微博沈殿霞,TVB最早的艺员之一,曾被评价“可以代表香港演艺圈的一个时代”。四年婚姻因男方止步时,却总不乏这样的声音:“真可惜,她要是瘦点就好了。”胖不被大众所容忍,减肥成为消费社会的美学行为和伦理要求。身体不仅仅是身体,被赋予了太多含义。相亲时被提要求“1米63是底线,少1厘米都不行”;害怕水肿看起来脸胖,天天玉米须熬水喝;劣质广告天天弹出:男友跑了全因身材和不会穿搭;......网络环境下完美精致的身体表象,给人的认知构成极大挑战。以致不少女性,也认为这样的单一喜好没错。比如视频博主宣扬的,女生化妆必要论:女生为什么一定要学化妆,这是个看脸的社会,你犟,你犟得过谁呢?别在化妆上节约,你少吃两顿当减肥呗。今年双十一,全网个护美妆的销售额高达446.3亿元。直接突破了历史新高。大头在身体和面部护理上。女性在追求美的道路上“披荆斩棘”。镜子和磅秤取代了祭坛和跪凳,她们献身浩浩荡荡的变美事业。一句话解释自己不后悔整容,宁愿被尖下巴扎死也不愿丑的女孩/《U美人》“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,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,螓首蛾眉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!”这来源于过去的审美,同时也是时代的。“瘦高白秀幼”让人喜欢。只是审美却被单一固化。高晓松调侃美颜瘦脸后自己的颜值/微博@高晓松趣味的单一,在一轮又一轮的选秀里凸显。某组合偶像年度人气总决选,侧面反映出的审美取向/视觉中国这样的审美主导生活,影响人的判断。它也正是网友对大S“出言不逊”的原因。2自身压力和外界焦虑裹挟着每个人怀胎十月到生下宝宝,女性经历了一次强烈的生理、心理应激过程。产前并发症所致的病理性改变,带来极大精神压力。一女子因为受到家暴,情绪激动试图跳楼/微博生孩子更像是鬼门关走了一遭。尽管2017年全国孕产妇死亡率,较1990年已下降不少。(产妇死亡率是一年内孕产妇死亡人数与当年出生人数之比,2014年和1990年分别为19.6/10万、88.8/10万。该指标实际上是一个相对比。)千辛万苦生下了孩子,角色改变又容易心理脆弱。爱哭、孤僻、悲观厌世、失眠或者嗜睡、注意力难以集中、疲乏或食欲不振……过五关,斩六将,完了还要面对产后肥胖。更别说生完孩子要AA制,让人怀疑自己找了个假对象。二胎后的米兰达可儿出席活动。孕后变胖的她曾被嘲“长残”、离超模越来越远/视觉中国苦难不被看到,女性却在被物化。作家韩少功在随笔中表示:“旧道德的解除,似乎仅仅是让女性更加玩物化。”抚顺女德班、温州夏令营,打掉了一个,怪力乱神又以一种新的面貌悄悄显露獠牙。温州青少年传统文化夏令营现女德班内容/cctv对着青少年们宣扬男尊女卑的思想,好像把他们变成货架上的商品一样。《渎神的节日》说:男人像货币,女人像商品。在两者的关系中,货币比商品拥有更多的自主性。而商品的使用价值只有在消费中才能得到实现。萨特认为:一个人可以通过“看”支配另一个人,用眼睛爱抚与性欲是一回事,“注视”本质上也是一种对他人身体的占有。论女性处境的《第二性》作者波伏娃,对"看"更加敏感。她认为,女性就是在被注视下,才被物化成为男性的附属品。当他人目光变成束缚的锁链,丑、胖、矮……就好像利箭一样正中你的红心。被他人言语所束缚的姐姐什么都做不了/《四月一日灵异事件簿》你的心里住着两个小人,晚上八点其中一个突然蹦跶起来:烧烤的味道真香,蛋糕看起来好有食欲,要是能吃几口就好了;另一个小人捂住对方的嘴:不,你不想。身边都是瘦子,就你一个胖的,还吃?深受其害的人现身说法讲述肥胖恐惧症的危害/ted3单一审美的偏见纠正仍在继续审美的问题不仅仅是审美问题。它还有可能演变成一个社会问题。法国网友曾做过这么一个社会实验。同样一个人,穿两套不同的衣服,当街摔倒,观测路人们的反应。实验结果令人震惊。穿着打扮庸常的年轻人没有受到任何帮助。当他再一身光鲜亮丽地倒地,有了许许多多好心人来问候。穿着体面与否甚至会影响他人,是否愿意施以援手/《Theimportanceofappearancesexperiment》这当然与衣着所隐含的社会地位有关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当社会过分地以某种外表成见去审视一个人,结果总令人沮丧。好在人们的改变,正逐渐可见。“土创”的王菊,引发人们对单一审美的批判热潮。不瘦的渡边直美,用努力收获百万粉丝。不顺从的姜思达,出乎意料地获得许多人的认可(包括不少所谓的“直男”)。虽然,争议同样少不了。批评王菊不符合偶像外貌标准的声音,一直没断过。今年一场关于男性审美大论战中,姜思达也不幸沦为炮灰。但社会中总归还是存在不同的看法。早晨六点的太阳让人舒畅,夜晚的月色又何尝不令人愉快?“光圈效应”没有失效,符合标准的好看依旧是本钱;只不过活得漂亮的人,张力正越来越大。参考文献:[1]PatriciavandenBerg;SusanJ.Paxton;HeleneKeery;MelanieWall;JiaGuo;DianneNeumark-Sztainer;.Bodydissatisfactionandbodycomparisonwithmediaimagesinmalesandfemales,2007,257:268.[2]Theprevalenceofpostpartumdepression[J].LisaS.Segre,MichaelW.O’Hara,StephanArndt,ScottStuart.SocialPsychiatryandPsychiatricEpidemiology.2007(4)[3]产后抑郁的危险因素及预防[J].杨丽萍,徐倩,齐玲.中国临床护理.2016(06)[4]479例妇女产后抑郁情况及社会心理影响因素分析研究[D].张颖.华中科技大学2011[5]中国孕产妇死亡率及死亡原因地区差异及对策[J].陈锰,刘兴会,梁娟.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.2015(12)[6]单独二胎计划妊娠妇女孕前抑郁状况调查[J].王云霞,马健,历晓萍,葛绍明.中国妇幼健康研究.2016(04)[7]渎神的节日[M].上海三联书店.张志扬.1997.[8]社会性动物[M].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.E·阿伦森邢占军.第九版.[9]抑郁障碍防治指南[M]./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.江开达.2007.

上一篇:支付宝被盗了一两万想知道哪一步出了问题_2
下一篇:没有了
上去学车网 广州清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| 公安备案号:4401060102636 | ICP备案号:粤ICP备09218365号